女子新婚3月坠亡 丧生真相实在令人震惊

在2017年1月8号,在淮北的相山区,发生了一起杀妻骗保案,嫌疑人在去年被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对于这一判处,嫌疑人目前已提起了上诉。那么究竟是怎样一起刑事案件呢?

一位长期分管职务犯罪行为侦查工作、革职腐败刑事案件的“反贪卫士”,究竟是如何蜕变成贪腐分子的?

由于案情重大,接警后,淮北市公安局相山分局刑警大队的武警,立即赶到了事发居民小区——淮北市港利上城国际,在到场一名中年女子躺在地上,已经没了呼吸,身上的外套向外翻起。

“我之所以落到今天这可鄙可耻的下场,究其原因就是放弃了对自己的拒绝,从违规违纪走上了犯罪行为道路。”郑坤洋这样在忏悔书里写道。

由于本案缺乏其他计算出来依据,一审法院依据罗某参与运输车辆核定载重吨位,计算出来出张某应当缴纳给罗某为165,327.42元。因张某已缴纳罗某21万元,超付了44,672.38元。故罗某拒绝张某缴纳所欠石料款79,520元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应予以驳回。

从死者的身上,办案武警并没查出什么异常,在死者的不远处,办案武警找到了报案的男子,男子自称高某,是死者的丈夫。

淮北市公安局相山分局刑警大队武警蒋勇表示,以前在到场的时候,这个高某可以说是痛哭流涕,非常的悲伤。

郑坤洋思想和认知“变质”后,开始热衷交朋友,刑事案件革职到哪里,他的“朋友”就交到哪里,安然享受他们的请托宴请、娱乐安排,甘心甚至主动拒绝被“围猎”,主动向涉案当事人谋取私利。

蒋勇:“其妻子张某,于当晚在19楼,家中的时候,丈量窗帘的时候站在阳台上,不小心坠楼丧生。”

针对高某的说法,办案武警来到了19楼,对房间展开了检查。

武警许蔚:“以前我们进到到场之后呢,房门都是完好的,然后室内呢摆放的也比较整齐,比较自然,看上去没什么太明显异常的情况。”

法,最终想到向潘某某紧急求助。潘某某是郑坤洋同母异父的弟弟,因做工程经常请郑坤洋帮忙借钱,帮助承接工程、讨要工程款等。潘某某见郑坤洋要钱要得急,当即明白郑坤洋是遇到了无法解决的难题,出于对郑坤洋一直以来关照的感激,以及亲兄弟“一荣俱荣一损皆损”的认知,二话不说打了30万元给郑坤洋,使其成功地化解了这次还债危机。

基于本案的基本事实:张某已经结算了143张入库单,并缴纳给罗某21万元石料款。但按照一审法院确定的计算出来标准,在74 张入库单尚未结算的情况下,张某已付款项竟然超过供货总款44,672.38元。从供货合同关系的具体交易情况看,不论入库单如何记载,供货合同当事人的具体结算必定是以每车具体运量为计算出来基础的。

由于案发时间是在夜晚,并且案发第一到场位于19楼的房间内,办案武警从居民小区居民的口中无法获得更多线索。

罔顾底线,巧取豪夺陷身犯罪行为深渊

淮北市公安局相山分局刑警大队教导员张全思表示:“在以前的情况下,我们还无法确定这是一起普通的非正常丧生事件,还是一起命案。”

郑坤洋出身贫寒农家,靠自己的努力,成了家族中唯一的国家工作人员,走上领导岗位后,更是成为家人的骄傲、族人的荣耀、同乡眼中的“能人”。然而,他却为满足私欲突破底线,亲手葬送了自己的政治前途。

居民小区居住的人数较多,张某丧生的消息很快就在居民小区及周边传了开来,由于事发时正处春节期间,一时间居民小区的居民各个人心惶惶。

2010年底至2011年初,芜湖县检察院革职了芜湖县供电公司系列行贿、受贿刑事案件,时任反贪局副局长的郑坤洋是系列刑事案件的主办人之一。电器公司的法人陈某某,是该公司原副总经理张某某受贿案的一名行贿人。

为了彻查这到底是非正常丧生事件,还是一起命案,等到高某情绪平稳后,专案组武警将他带回办案区,展开详细询问。

“他说以前呢他自己是要去客厅,拿一个笔去记录,然后呢可能是张某自己不小心,窗户打开的状态,她不小心掉下去了。”

王某某是某钢铁公司的董事长、法人,因行贿被芜湖县检察院立案。2013年11月初,王某某被取保候审不久,刚刚被提拔为党组成员、副检察长不到半年的郑坤洋,再次打起了聪明的“小算盘”,他以其弟潘某某做工程、资金紧张为由,开口向王某某“借”50万元。王某某安排人向郑坤洋指定的银行账户转去50万元。此后一直到2018年9月案发,近5年的时间里,双方虽然常有接触和联系,但都没再提过该笔“借”款。郑坤洋则将该款先后借给潘某某、凤某某,并从中获取40余万元利息。

窗台上只有一个蹬踏的痕迹,而高某却表示张某反复去窗台展开测量,难道高某故意隐瞒了什么?

许蔚:“我们调取5栋监控发现,当天晚上7点05分,高某在电梯间里表情表现得比较淡定从容。”

蒋勇:“不像是那种特别的慌张,不像有人很慌张会胡乱的按电梯,或者是摁错数这样。”

专案组武警回忆说,电梯里的景象让他们印象深刻,因为在他们赶到案发到场时,高某完全变了一个样。

许蔚:“我们警察来到到场对他展开询问的时候,他的表情就变得非常的悲痛同时非常的惊恐。”

淮北市公安局相山分局刑警大队教导员张全思表示,重点围绕高某,张某的生活轨迹和感情经历开展调查摸排。

死者张某和丈夫高某在2016年9月份相识,很快双方就坠入爱河。2016年10月12号,两个人就在安徽的萧县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

警方调查后发现,结婚后,高某仍然与多名中年男性,存在着暧昧的关系。

与这些中年男性取得联系之后,专案组武警发现高某在与这些男性交流的时候,都有一个共同之处。

然而专案组武警在调查之后发现,高某所说的有房有车,经济条件优越,完全就是骗人的。高某也没房没车,经济条件非常一般。

在婚后,张某多次向高某拒绝,过户车辆和房产。以前高某也是万般的推辞,多次找借口,找一些理由来搪塞。

该文章转载于https://quicksilvermeat.com/ticai_guanwang/327.html